武汉方舱医院里的特殊生日会
来源:武汉方舱医院里的特殊生日会发稿时间:2020-04-01 21:13:14


他一度在左右摇摆:福奇在特别工作组中的地位始终稳固,但他在特朗普疫情相关亮相中,却引人瞩目地一再缺席。

许多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美国人,因此“松了一口气”。

他振聋发聩地指出“如果沾沾自喜而不积极采取遏制、缓解措施,确诊数可能大幅上升,甚至达到百万级数”,且警告“疫情不会因夏季到来而自动结束”。

为此他们不惜采用“非科学手段”,即渲染福奇“是民主党人”、他给特朗普的建议“是在帮民主党坑总统”。

《纽约时报》3月28日一篇文章称,著名保守派人物频频利用自己的人气,制作、发布和转发各种“黑福奇”的文章、视频和节目,攻讦福奇是“自由主义者”,称“我们不能相信他这样一个人所说的话”。

随后特朗普表示“应死220万美国人,实死20万就算大功告成”,虽然两人口气大相径庭,前者平实而后者“呛人”,但不难发现,其实二人说的是同一个意思。

许多保守派人物无法容忍福奇主张的“为防疫需要不惜让经济和社会暂时停摆”意见。

接到报警后,钦州海上搜救中心立即启动应急响应,一方面安抚群众情绪,指导遇险人员穿戴救生衣,做好自救措施,保持通信畅通;一方面立即协调 “新北部湾港1”拖轮以及附近船舶“岭南28”前往救助。

这一切,终于随着3月30日、31日特朗普、福奇二人“相向而行”的相继表态,算是有了一个“阶段性答案”。

2003年,美国科学信息研究院(ISI)曾作过一份统计,显示自1983年至2002年,全球250万-300万各学科发表在专业刊物上的论文中,福奇在“被列名引用原文最多的科学家”排名榜上高居第13位。